“生鲜电商第一股”陷破产传闻 前置仓开创者黯然退场

  7月28日,每日优鲜宣布在全国范围关停30分钟极速达业务,随后迅速被“解散”“破产”传闻缠身。尽管每日优鲜方面回应称“网络传言不实,公司并未解散”,但曾经风光一时的“生鲜电商第一股”放弃前置仓模式、收缩战线的选择令人唏嘘。

  30分钟极速达全国关停

  7月28日,每日优鲜APP首页新增一则服务变更通知。通知显示,商品配送时间由原来的最快30分钟极速达变更为最快次日送达,配送范围为全国均可配送。选择商品下单时,订单结算页面配送一栏则显示,“因疫情您的订单可能延迟,预计1-4天送达。”

  目前每日优鲜APP上的商品分类页面也与此前有所不同。粮油调味、酒水饮料、乳品烘焙、休闲食品等品类被前置,此前曾排在靠前位置的水果蔬菜、肉蛋水产等品类则被排在了后面。蔬菜品类也有所变化,商品都变成适合快递运输的“云超特卖”商品,少了很多以前售卖的普通叶菜等平价蔬菜,所有商品最快送达时间则都变更为“最快次日送达”。

  每日优鲜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前置仓业务进行了调整,次日达和其他业务不受影响。这位负责人透露,此次前置仓业务调整还涉及上海、天津等地。7月初,每日优鲜曾陆续关闭9个城市的极速达业务,此次北京、上海等城市的调整,也意味着每日优鲜在全国范围内都将暂停极速达业务。放弃极速达业务,意味着每日优鲜告别了赖以起家的前置仓业务,其作为生鲜电商的优势也大打折扣。

  最大站点贴出“底商招租”

  曾经位于朝阳区西大望路的每日优鲜平乐园店,占地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是每日优鲜在北京最大的站点之一。28日下午记者来到这家门店时,发现大门紧锁,大门上方原有的“每日优鲜”门头已被撤下,墙上的“每日优鲜”招牌下面则多出一张印有“底商招租”字样和联系电话的广告牌,玻璃大门上还留着一张印有“今日已消毒”字样的纸张,日期停留在6月8日。

  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店内设备已经搬运一空。“上个月就关店了。”曾在这家门店工作的员工告诉记者。

  天通苑附近一家每日优鲜门店经历了一波三折之后,目前同样已经关闭。“之前拖欠了好几个月房租交不上,上个月本来快关店了,后来集团拿到融资总部又给拨款下来交上了房租,门店重新开张营业,结果前不久又关了。”一名员工表示。

  天眼查APP显示,7月18日,北京每日优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曾斌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经理。

  网上关于每日优鲜“破产”“解散”的传言纷纷,其中一份《每日优鲜破产解散实录》显示,公司于28日下午2点宣布即时原地解散:“上午刚说全国关闭30分钟极速达业务,下午就宣布决定,一些员工6月工资都没拿到就被通知离职。”

  对此,每日优鲜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传言不实,公司并未“解散”。“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次日达、智慧菜场、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由于业务调整,部分员工离职,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上述负责人表示。

  生鲜电商转型迫在眉睫

  公开资料显示,每日优鲜创办于2014年11月。创立后六年间累计融资金额超过110亿元,并于2021年6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国内“生鲜电商第一股”。目前生鲜电商平台广泛使用的前置仓模式,也是由每日优鲜开创,成立初期便率先提出在距离消费者5公里范围内建立仓储配送中心,将大仓货品提前配送至前置仓,用户下单后便可迅速发货。2015年4月,每日优鲜开通2小时极速达业务,解决了生鲜电商的“最后一公里”难题。

  随后几年来,生鲜电商平台成为创业和投资领域的热门赛道,前置仓模式则被整个行业寄予厚望,采用该模式的生鲜电商及社区团购平台快速崛起。但在重资产运营模式的持续“烧钱”以及生鲜商品损耗高、利润低的固有属性之下,呆萝卜、吉及鲜、同城生活等平台经历了短暂扩张之后又迅速倒下,曾经的巨头每日优鲜也在苦苦支撑。

  今年5月和6月,每日优鲜连收两封警示函,上市地位受到威胁,并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27日每日优鲜报收0.24美元,已较13美元的发行价跌去98%之多,28日美股盘前,股价再暴跌超过40%。

  目前,北京地区美团买菜、叮咚买菜等平台仍然提供基于前置仓模式的及时达配送服务,但上述两家平台同样面临建设维护成本高昂和履约费率居高不下的难题。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生鲜电商是一个“烧钱的行业”,行业前景广阔,关键在于“谁能熬到最后”。(记者 杨天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