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门绝活,中美俄空军都在苦练

  6月20日电(特约观察员 石中剑)据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报道,6月5日,瑞士空军的8架美制F/A-18C“大黄蜂”战斗机,在该国一处空军基地附近的高速公路上演练战备起降,这是其时隔33年来再次举行此类演习。而在中美俄等大国空军的训练中,公路起降已成为锻造部队战斗力的“必修课”之一。

  公路起降讲究多

  由于大型军用机场是一个无法隐蔽的大型战略目标,战时极易成为敌方的重点打击对象,所以二战以来,各国无不想方设法提高军机生存能力和应急出动效率。作为保存己方空中战力的重要手段之一,公路起降很早就被应用于军事领域。

2024年6月5日,瑞士空军F/A-18战机演练高速公路起降。图/瑞士空军网站

  1932年,德国建成连通科隆、波恩的高速公路,之后10年,其新建高速路通行里程超过3000公里。由于路基坚固,沿途较少设置甚至没有隔离带,这些高等级公路天然地具备起降当时德国活塞式战斗机、轰炸机的能力。

  二战后期,本土机场频遭盟军轰炸封锁,德军开始打起高速公路的主意,尝试将部分路段改为临时机场,平常飞机藏在路旁林中,一旦有事即可滑行进入跑道,快速起飞升空。

  此举虽无法对战局产生最终影响,但这一独特理念却被各国所吸纳和效仿,并随着空军技战术的演进,在喷气机时代进一步发扬光大。

  需要说明的是,并非所有高速公路都适合军机起降。能用作战备跑道的高速公路,起码要具备以下条件:相关路段远离繁忙的大型机场,以免空域过分拥挤。高速公路建设标准向机场跑道靠拢,例如铺有高质量的沥青或钢筋混凝土路面,路基较高,承载能力强,平直道长度在2500米以上,以及路面宽阔,拥有良好净空条件,特别是路两侧不能有路灯、广告牌等障碍物。

  另外,高速公路附近要有足够空间布设战机维护所需的大批辅助设备,包括移动导航和指挥塔台、燃油补给车、弹药补给车和其他特勤保障车辆。

  因国土面积有限,缺少战略纵深,为防本国空军毁于敌首轮空袭,北欧国家对公路起降战机尤为关注,甚至有意识地将之融入空军装备发展规划。

  20世纪50年代,瑞典萨博公司为本国空军研发J-35“龙”超音速喷气式战机时,后者就将“具备从临时加固的简易公路起降的能力”,列为该型战机刚需指标,由此开启了瑞典空军3代“公路战机”的序幕。后续问世的JA-37“雷”、JAS-39“鹰狮”,都延续了这一设计思路。

  美俄演练有看点

  作为老牌空军强国,对于公路起降演练,美国不仅高度重视,而且提升到了战略威慑层面。

  1984年,在西德A29高速公路上,北约举行了一场有F-15和F-16战斗机、A-10攻击机、C-130运输机等多型美制军机参加的公路起降演习,以测试空军基地遭袭后的应变能力。

  有资料显示,当时仅西德就有近30条高速公路可在24小时内改造成临时机场。这些公路的共同点是不设路灯和电线杆,所有标牌、护栏都用螺栓固定以便快速拆卸。

俄军苏-34高速公路模拟起降演练。图/俄国防部网站

  近年来,随着与俄罗斯关系日渐紧张,美西方战机的公路起降演练愈发频繁。据美国“航空家”网站介绍,2016年3至9月,美国、瑞典、芬兰等国就密集举行了至少4场高速公路起降战机演习。涉及机型包括美制F/A-18战斗机、A-10攻击机、C-146A运输机及瑞典“鹰狮”战斗机,起降地点则选在与俄接壤的爱沙尼亚和芬兰境内。

  同样的,由于幅员辽阔,防空压力较大,俄罗斯空天军也十分重视这一课目的演练。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报道,2018年,俄南方军区在靠近乌东部的重镇罗斯托夫,首次实施苏-34、苏-30M2等重型战机的公路起降演练,向西方发出明确警示信号。

  俄媒视频显示,俄军为加大难度,专门找了一条仅18米宽,两侧有高大树木和电线杆的沥青高速公路作为起降跑道。当时正值冬季,路边甚至能看到未融化的积雪。

  对于翼展长近15米、自重达三四十吨的苏-34和苏-30M2来说,这样的跑道与气候条件相当恶劣。不过,俄军战机最终成功完成了高速公路起飞、触地复飞等课目的训练。

  这次演练积累的宝贵数据与经验,很快体现在后续演习中。2019年8月,俄中央军区举行了有多达12架苏-34战斗轰炸机、3架米-8直升机和2架安-26运输机参加的高速公路起降演习。俄军新型加油车也亮相演习现场,其不到5分钟可加注超6000升航空燃油,助力战机最短时间内从公路起飞。

  中国空军追赶快

  虽然起步较晚,但中国空军对战机公路起降的重视程度,丝毫不逊于外军同行。上世纪80年代,有着“神州第一路”美誉的国内首条高速公路沈大高速,在设计之初和开工建设时就预留了作为战备跑道的路段。

  据中国军网报道,1989年9月,沈大高速公路尚未全线建成通车,中国空军就举行大规模演习,验证高速公路作为临时跑道的可行性。

  当时,歼-7、歼-8、伊尔-14运输机等多架不同型号的军机,“穿过白云,呼啸着扑向地面,随着漂亮的着陆动作全部安全降落在宽阔高速公路应急机场跑道上。它向世人宣告:中国也在高速公路上起降飞机了。”

2014年5月25日,在高速公路进行起降训练的国产歼-11战机。图/中国军网

  进入新时期,随着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和武器装备持续升级换代,中国空军的公路起降能力再上新台阶。

  据《解放军报》介绍,2014年5月25日,中国空军在河南郑州附近的高速公路上,成功实施了包括歼-11国产三代战机和中型运输机、武装直升机在内的多机型公路起降。

  军报当时还披露,截至这次演练,我国已建成10多条这样的战备公路。而据交通运输部今年2月消息,我国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18.4万公里,其中可用于军机起降的路段想必远超10年前。

  如今,我国不仅高速公路总里程数世界第一,还拥有领先的无人机技术。据央广网报道,2021年俄军已开始演练固定翼无人机的公路起降,至于中方在这一领域是否会有新的开拓和发展,值得关注。(完)